垃圾焚烧应实现生态循环

垃圾焚烧成为城市生活垃圾的主流处理方式。在如此大好形势下,未来焚烧企业的压力也很明显,主要集中在标准提高、监管趋严、低价竞争、成本提升等方面。 资料图片

目前,真正启动蓝色焚烧炉的企业有限,而且由于外部收益滞后,再加上提高收费相对困难,同质化竞争拉低了垃圾焚烧的收费,所以大部分企业并没有真正进入蓝色焚烧系列

在资本投向方面,不单单要投向垃圾焚烧厂,更要注重环卫车辆和设备;要重视运营服务理念的建设、塑造,运营架构的顶层设计以及可复制的商业模式设计

“垃圾处理有一个很长的产业链,包括源头分类收集到最后的处理处置。为什么很多企业,或者大部分企业都专注于焚烧呢?因为焚烧环节有相对清晰的商业模式,有比较清晰的单元服务,企业能在焚烧里头获得收益。” 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傅涛日前表示,这也就造成企业一直只围绕着垃圾焚烧做工作。

然而,面对邻避事件依旧频发、环保标准不断提高、市场低价竞争日益加剧、处理成本提升等新形势,垃圾焚烧行业的转型与变革势在必行。在日前召开的2015(第三届)上海垃圾焚烧热点论坛上,与会人员纷纷就当前垃圾焚烧企业的发展进行了探讨。

焚烧已成主流但面临四大压力

标准提高,监管趋严,低价竞争及成本提升

根据E20研究院对2011年~2015年中国包括村镇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的选择路线比较结果显示,垃圾堆肥比例总体不高,垃圾填埋的比例在逐年下降,垃圾焚烧的比例在逐年提高。2011年以来,垃圾焚烧的运营规模上涨非常快,远高于填埋运营能力。其中固废领域排名前十名的企业的焚烧已运营能力合计已达11.1万吨/天。

对此,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薛涛认为:“预估很快垃圾焚烧将成为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的绝对主力路线。”

行业火热背后,危机也开始显现。薛涛指出,在如此的大好形势下,未来焚烧企业的压力也很明显,主要集中在标准提高、监管趋严、低价竞争、成本提升等方面。

“我们现在的主要排放标准,已经与欧盟一致。标准的全面提高将带来运营成本的上升。比如垃圾焚烧飞灰要得到安全的处置,可能每吨要增加30元~40元的成本。而今年有一家机构调查160座正在运营的垃圾焚烧厂,调研飞灰的处理处置情况,结果仅获知30座垃圾焚烧厂的飞灰处理信息。”薛涛说。

除了焚烧运营本身的压力外,薛涛还指出,垃圾处理行业目前还存在如下几个“短板”,即有机质“有去无回”、城市矿山开发低效,环保行业不低碳和循环利用偏重能源化等。“这是行业没有做到的部分,实际上也是企业的机会。”

傅涛认为,“在这些压力之中,其实也孕育着机遇和变革”,尤其是邻避运动及标准趋严促使行业需要从内在去思考,如何提升能力,承担责任。在这一背景下,去年,E20环境平台联合上海环境院等多家企业倡导发起了蓝色焚烧理念。

上海环境卫生工程设计院院长张益介绍说:“当时从技术层面出发,提出了5个核心理念,即:更加严格的烟气排放指标;更显著的能源利用效率;更先进的资源综合利用;更透明的企业运行情况;更完善的公共服务设施。

不可否认的是,蓝色焚烧理念的践行,势必会带来成本的提高。“目前,真正启动蓝色焚烧炉的企业有限,一两百座焚烧炉中间只有少量的在向蓝色焚烧挺进。而且,由于外部的收益往往是滞后的,再加上提高收费相对困难。比如去年的垃圾处理收费不仅没有提高还拉低了,因为同质化的竞争拉低了垃圾焚烧的收费,所以大部分企业并没有真正的进入蓝色焚烧的系列。”傅涛说。

不能仅限于焚烧,而要创造多重价值

业界提出蓝色焚烧2.0,强调上下游协同,实现价值增量收益

近年来,外部环境的变化,也给了行业变革的契机。一是“互联网+”概念迅速走热。对于垃圾焚烧行业来说,互联网改变了企业跟用户的交流方式、跟政府的沟通方式、跟社会的沟通方式,也改变了企业之间的沟通方式,在成本和技术可行性上更加顺畅,更加通达。二是蓝色经济成为经济发展新的方向。

在上述背景下,垃圾处理也正在进入效果时代。傅涛认为,在效果时代,政府不再大包大揽,而是发挥引导作用,以市场来驱动,实现更好的公众参与,更多的环节在接通市场。为此,E20近期又提出了垃圾焚烧要从蓝色焚烧1.0迈向2.0时代的呼吁。

在会上,傅涛介绍了蓝色焚烧2.0主要包含的理念:一是去中心化。焚烧并非唯一的产业环节,只是切入固废管理的最好产业切入点,更多要强调上下游的协同,以产生更大的价值增量。

二是生态循环。这是蓝色焚烧2.0的核心理念。焚烧不是垃圾处理处置的最终环节,只是新能源产生的一个环节。希望垃圾处理处置企业可以将产业链向更后面延伸,实现更多增量的价值收益。

三是极致化。每一个企业都是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每个企业需要在其环节以极致化的服务显示出自己在上下游的存在价值。要用跨界的技术来创新,包括生物技术、物理技术、化学技术的融合,以及大数据、互联网技术、新材料技术的融合,用新的技术思路改造垃圾焚烧行业。或者引进国外技术,甚至购买国外的技术公司等,真正能够让固废处理的环节,实现进一步的精细化提升。

四是产业协作。价值流转需要很多跨界环节,如固废处理与农业领域,垃圾处理与能源产业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企业都需要处理“宽”与“窄”的关系,每一个企业不可能把每一个窄的都做到位。产业共生和跨界的价值流转会创造巨大价值增量,蕴藏很多机会,发展不可限量。

未来企业要练哪些内功?

资本、技术、运营很重要,以焚烧为核心带头作用,打造全产业链

五年以后,全国垃圾焚烧厂的数量将会达到六七百座。当建设设施的市场接近尾声,行业的发展又该瞄准哪个方向?

烟台未来自动装备有限责任公司总裁王树声认为,应该把资本、技术、运营这三者作为企业最重要的内功来练好。另外,我们应该组成“联合舰队”,包括最低层、最底层的元器件供应商、液压设备供应商,向外扩张。

“在资本投向方面,我们不单单要投向垃圾焚烧厂,更要注重环卫车辆和设备。要把垃圾的前端处理好否则后端是难以发挥效益的。还有,一定要重视运营服务理念的建设、塑造,还有运营架构的顶层设计、可复制的商业模式设计。”

他说:“运营方面,我个人认为垃圾焚烧发电一定要起到核心带头作用,拉动前端的收集和转运设备供应商,这样我们整个的产业链才能更好的发展。”

对此,瀚蓝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金铎认为,焚烧行业要进一步发展,还应在以下几个方面努力:一是建设方面,不仅仅是在设备的选型、工艺路线选择方面有高的标准;同时,也需要在功能和外观,和环境的统一方面,也有更高的标准和品质。二是在建完以后要注重管理。

“实际上,垃圾焚烧发电很重要的是在运营管理,即使不是最先进的工艺技术,通过严格的、负责任的管理,仍然可以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她说。

来源:中国环境报